欢迎访问开创者(北京)国际赛鸽俱乐部
我的账户
首页>开创者资讯> 鸽友天地

军鸽大王陈文广

来源:开创者国际赛鸽俱乐部     发布时间:2017-04-03      点击率:588次



  年轻时的陈文广


    陈老先生的名字,在欧亚两洲信鸽界颇有名气。


    德国的《明镜》周刊,日本的《读卖新闻》,香港的《大公报》等刊物都相继报道过他和他的军鸽。


    有人称他是云南信鸽界的泰斗;


    有人称他是中国信鸽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有人称他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军鸽大王;


    有人说他是“新中国军鸽通信事业的奠基人”。


    亚洲赛鸽联盟、香港赛鸽协会副会长张礼明先生称他领导了中国信鸽的新潮流。


    他也是我军历史上第一位军鸽副教授。


    六十年前,意气风发的陈文广在给周总理的信中写道“我愿把毕生的精力贡献给祖国的军鸽事业”,他做到了……


 
陈文广的老照片——教战士对军鸽进行亲和训练





  陈文广的老照片——军鸽队战士对军鸽进行疫苗注射


  【开启鸽王的一世情缘】

  在云南昆明,有这样一位训鸽老人,他的鸽子虽没有华丽的外表,却能躲避猎鹰的袭击,个头不大,却拥有军人般刚强的毅力。无论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还是在山高林密的千里边防线,他的鸽子都是战士们最盼望看到的天使。他就是中国军鸽大王——陈文广。

  在云南曾经传唱过这样一首歌:云雾里闪出你矫健的英姿,风雨中张开你刚强的翅膀,翱翔吧,勇敢的天使,迎着隆隆的炮声,穿过熊熊的火光,山高林密的战场,是上帝让你创建奇功的地方……这首歌描述的,正是活跃在滇缅战场上的军鸽队。

  当时,中国正处于抗日战争的关键时刻,云南地处边陲,地理位置特殊,自然成了交战双方争夺的重点。但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各国的军鸽都汇聚在此地,这个时期的云南成了军鸽的黄金地带。那时,驻扎在云南昆明的美国飞虎队军鸽训练场周围,每天都有一个小男孩特意跑来观看训练,久而久之,军鸽队的战士们还和他交上了朋友。这个孩子就是陈文广,在他眼里这些军鸽行动迅猛,威武异常。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只有14岁的孩子,有一天会成为中国的“鸽王”。

  日本战败投降后,美国军鸽队也要撤走了,早就对这批军鸽眼馋不已的陈文广立刻带着几个同学找到了军鸽队队长,想求队长把鸽子卖给他们,可是,军鸽队的队长坚决表示不能。就在陈文广沮丧之极的时候,队长却微笑着告诉他们,鸽子不卖,不过,可以送给你们!原来,军鸽队队长早就看出陈文广对这些鸽子的喜爱是发自内心的,他精心挑选了6对鸽子,送给了陈文广。


  这6对美国军鸽只是个开始,从那以后,陈文广开始收集全国遗留在云南的军鸽,过了一段时间,他手上的鸽子由十几只发展到了二百多只,每天早上,在昆明的市郊都能看到他训练军鸽的身影。


 


 2007年吕登明参谋长书写的指示



军鸽荣誉室里摆放的通讯管
 

 

 【详述军鸽的丰功伟绩】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文广和他的鸽子遇到了新的问题。他买不起喂养鸽子吃的粮食,为了养这群鸽子,他和家人已经不知道吵了多少次。此时,着急的陈文广突然想到,不如把这群久经沙场的军鸽全部送给政府,既解决了粮食问题,还能为新中国的军鸽事业做一点贡献。让他没想到的是,此番好心却吃了闭门羹。

  在整整3年的时间里,陈文广找了无数个部门,被人拒绝了无数次,不仅如此,他还被许多不知情的人讽刺成“提笼遛鸟”的游手好闲之辈。年轻气盛的陈文广终于忍不住了,他斗胆直接给周恩来总理写了一封长达6页的信。信中,他把战场上军鸽的事迹和图片都写成了报告,在信的结尾,他激动地写道:“我愿把毕生的精力贡献给祖国的军鸽事业!”

  信是写完了,但他没想过会有什么结果,毕竟,总理能不能看到都很难说。让他吃惊的是,一周后,总理办公厅的回信寄到了他家。回信肯定了他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科学的精神,希望他再接再厉,继续研究,并说明已经将他寄来的资料转到了中国科学院。

  不久,中国科学院的院长又亲自写来一封信:总理办公厅转来的资料我们研究了。我们现在将资料转到中央军委,他们会派人和你联系。殷切的期盼终于有了结果,一个月后,专程赶到昆明看陈文广训练鸽子的专家当场拍板:“陈文广是个人才,一定要让他训练鸽子!”就这样,陈文广不但没有离开心爱的鸽子,还穿上了军装,成为昆明军鸽训练队的一名教官,而由他亲手训练的这些军鸽也不负众望,开始大显身手。

  【“小直升机”送来救命药品】

  1958年,一个三人巡逻小分队在中缅边境突遭大批匪徒的包围,几次突围不成后,队伍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随身携带的唯一一只军鸽成了他们最后的希望。

    由于当时情况危急,慌乱中战士将军鸽放错了方向,军鸽不慎飞到了敌人的阵地上方,敌人见到这只报信的鸽子立刻乱箭齐飞,利箭射穿了鸽子的胸部,鲜血直流。但英勇的军鸽没有倒下,而是流着血继续向大本营飞去……我方战士得到求救信后立即出兵,将匪徒全部歼灭,三名被困的战士得救了,那只鸽子也成了战场上的英雄,《解放军报》还专门刊登了一篇文章,颂扬这只鸽子的丰功伟绩。

  在那个敌情匪患严重的年代里,像这样靠着军鸽冲出重围送信,而一举扭转战局的战例不胜枚举。在边界的一座哨所里,有一名战士突发急病,着急的连长请示上级,希望派出直升机救援。时间非常紧迫。但由于地理位置的限制,直升机无法很快降落。此时,机智的战士们想到了连队里那几只为战士们每天送信的军鸽。大直升机进不来,用“小直升机”送!没错,这里说的“小直升机”就是这些军鸽!

  指导员连忙请卫生员写下需要的药品名称,用三只军鸽带出了哨所,没多久,这些捍卫生命的勇士就飞回来了,身上带回了救命的药品,战士得救了!那段时间里,从祖国的大西南到大西北,从雪域高原到戈壁大漠,不管是取信送药还是传递军情,到处都有军鸽飞翔的身影,而这些可爱的鸽子也被战士们亲切地称为“英雄鸽”。



1977年参加核试验的工作人员从试验场地归来



有关军鸽“高原雨点”和“森林黑”的文字介绍



 【不怕鹰的军鸽“森林黑”】

  军鸽最大的敌人就是各种猛禽,云南山高林密,正是猛禽猎食的天堂,仅昆明吃鸽子的鹰类就多达20多种。为了训练军鸽抵御袭击的本领,陈文广别出心裁地提出了“防鹰”训练。

鹰经常单独活动,其身体头大翅膀小,俯冲速度很快,但上升力不够。因此,他特别注意训练,当鸽子遇到鹰袭击的时候,让鸽子们不要向下俯冲,而是向上腾空飞跃,集中利用鹰的劣势来打“游击战”。

  但是,光训练军鸽躲避鹰的袭击太被动,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后,他发现了鹰平时最讨厌的动物——乌鸦。

  原来,乌鸦喜欢在鹰猎食后蜂拥而至,赶去“分一杯羹”。鹰非常讨厌这些“黑家伙”,总是避而远之。因此,他将黑色鸽子与他训练的军鸽杂交,经过复杂的多代育种,选择和训练,终于培育出不怕鹰的黑色军鸽——“森林黑”。


  初夏的一天,一支巡逻小分队在滇南的密林中遭匪徒袭击,被迫撤入附近的山洞待援。发报机被子弹打穿了,危急关头,随队军鸽“森林黑”携求援信冲出密林,但它刚一露头,一只灰鹰便风驰电掣的俯冲而下,“森林黑”沉着周旋,很快将其摆脱,旋风般越过一座座群山……半个小时后,神兵天降打得匪徒落花流水。



军鸽队历任队长



军鸽队各种制度



  【破纪录的“应验系”赛鸽】

  就在陈文广的军鸽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文革”开始了。一时间,全国各大军区的军鸽队伍纷纷遭到解散,只有昆明军鸽队意外地保住了。因为周总理曾经讲过,取消军鸽队我没意见,但昆明陈文广的军鸽队不能撤。

  虽然昆明军鸽队保住了,但陈文广接下来的一个决定还是让他立刻受到了牵连,甚至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原来,当时全国各地的信鸽协会都受到了冲击,许多人要将这些鸽子“处理”掉。为了保护珍贵的信鸽,全国各地的信鸽爱好者都慕名而来将自己的鸽子送到陈文广这里。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陈文广这样做的后果无疑是很严重的,可为了保住国内这最后一批优良信鸽,一向“好说话”的陈文广也强硬了起来。一时间,军鸽队的教材、器材和珍贵的资料都被烧掉,他精心培育的一些特殊鸽种也被人杀掉,他本人被扣上一顶顶的“帽子”,下放到农场劳动改造,但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后悔的话。

  随着“文革”的结束,陈文广顺利被平反,他开始利用全国优秀鸽种汇聚一堂的大好契机,把昆明军鸽队发展成全国首屈一指的军鸽训练基地。这时,地方信鸽协会也逐渐恢复元气,但昆明信鸽协会却因派系林立,迟迟未能决定主席的人选,当时有关人士考虑再三后提出,能不能让哪派都不算的陈文广做新一届的协会主席?但此提议刚一提出,就遭到一些人的反对:“我们这个协会是养赛鸽的,陈文广是养军鸽的,他连一只赛鸽都没有,怎么能当主席?”

  向来对外低调的陈文广本来就没想过做什么主席,莫名其妙地遭人褒贬一番后,他反而改了主意。于是陈文广回去后开始挑选军鸽转型培养,一年后“应验系”赛鸽应运而生。而后,陈文广利用杂交优势培育出来的“应验”鸽在上海举行的由低海拔向高海拔的比赛中,经受住超远距离、雷暴雨、高海拔和山高鹰多的严峻考验,一路穿云破雾,搏击风雨,歷时25天,途经6省1市,飞行了2150多公里,夺得第1名,其远程能力大大超过了世界信鸽大赛的冠军鸽,此纪录立刻轰动了国际信鸽界。

  在国际上,能飞1000公里空距的即为远程鸽,更何况是从低海拔到高海拔的2000多公里路程。一时间,各大媒体纷纷报道陈文广和他的军鸽,许多国外的信鸽专家还专门通过外交途径,出价数万美金求购这只“应验系”赛鸽。

  从在种种复杂环境下执行任务的军鸽转型到只比拼速度的赛鸽,两者之间有什么曲折的过程大家可能并不完全清楚,但这2150公里的空距却绝不是最佳纪录。因为早在氢弹试验时,陈文广的军鸽就已经打破了这个纪录。



老年时的陈文广和他的爱鸽


陈文广珍藏的美国军鸽队的通讯管



【5只“高原雨点”创造奇迹】

  在新疆罗布泊核试验场,这里正在进行着一次氢弹爆炸试验。与以往的试验不同,这次的试验场上除了有大量的试验动物和模拟器材外,还多了50只特殊的动物——陈文广训练的“高原雨点”军鸽。

  “高原雨点”是在我国第一代军鸽品种——高原鸽系基础上开发出来的,高原鸽系是“飞虎队”使用过的“贺姆”鸽与我国“英雄雨点”鸽杂交而成的,具有远翔能力和抗高原强磁的特点。但它的鼻瘤很小,防雨防雾性能较差。军鸽队经过多次试验,又将外国“雾都鸽”的大鼻瘤“安”到了它身上,从而定型了我军第2代军鸽品种——“高原雨点”鸽系。

  众所周知,鸽子有着神奇的定位能力和顽强的归巢性,而久经训练的军鸽更是其中翘楚,无论多恶劣的自然条件,它们都能克服千难万险完成任务。而在这次试验中,氢弹爆炸后,其区域内会产生几千万摄氏度的高温,爆炸发出的光能使1600公里外人的眼楮暂时失明,其强烈的辐射甚至能穿透10厘米厚的钢板,军鸽的肉身之躯到底还能不能一如既往的完成任务呢?

  计划中,这50只军鸽将分布在距离爆炸中心50米,100米,500米和1000米的不等距离处,氢弹爆炸的同时,工作人员遥控开啟鸽笼,使军鸽在沙漠上空迎着辐射,顶着冲击波,穿越翻卷着的蘑菇云层,飞到另一端的试验大本营。

  凭心而论,就是研究人员也觉得这是一次有去无回的飞行。但是,奇迹发生了,爆炸后的几十分钟内,研究人员惊喜的看到,蘑菇云中,有几十个黑点穿云破雾飞了出来,真的是陈文广的军鸽!1只,2只,3只,整整回来了45只,只有5只未归!陈文广的心揪紧了——难道是强大的核磁效应影响了它们辨别方向的能力?这次带来的50只“高原雨点”都是经过严格训练和挑选的军鸽,他怎能不为之牵肠挂肚呢?

        让人没想到的是,就是这5只失踪的军鸽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军鸽史上的奇迹。原来,这5只丢失的军鸽在穿越蘑菇云后并没有飞向试验基地,而是转头直奔它们遥远的故乡——昆明。途经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天山、阿尔金山、昆仑山、青藏高原、祁连山,连续穿过5种恶劣的自然环境,飞行空距长达2750公里,此纪录至今没有任何国家的军鸽能够打破。

  取样表明,5只军鸽身上的放射性物质比同等距离上别的动物高出许多倍,但令人惊奇的是,军鸽的眼球没有被烧伤,毛羽及内脏也没有损伤,而其他生物都因核辐射而受到严重伤害甚至死亡。


  军鸽是唯一穿越核试验场而毫发未损的生物,军鸽的这一特性,为发挥军鸽在军事上的特殊作用开辟了广阔的空间和领域。


  2013年2月13日,“军鸽大王”陈文广先生走完了他82岁的传奇一生。虽然陈文广老先生已经离开我们,但是他为中国军鸽所做出的贡献,那些与军鸽相伴的峥嵘岁月,会一直在后辈中流传,“军鸽大王”的精神会代代相传。


军鸽队战士和军鸽

相关新闻